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 »  互联网  »  正文

刘兴亮 | 当库克谈创新的时候,他在谈什么

  

文/刘兴亮(微信公众号:刘兴亮时间)

01

那些半夜守候在电脑前,焦急而激动的等待苹果发布会的日子,一去不复返了。

如果说曾经的苹果发布会,是一场胜利的大会,一场团结的大会;那么现在的苹果发布会,只能是一场无趣的大会,一场吐槽的大会。

更有意思的是,中国区媒体的邀请函上赫然写着「致创新」。随后,库克接受了腾讯新闻的采访,谈到了苹果的创新。看完了这个采访,我想到了一本小说—《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》,随后想到了这个标题:当库克谈创新的时候,他在谈什么。

想当年,最喜欢,最期待,最激动的是,乔布斯说:One more thing。然后听众屏住呼吸,等待着下一秒的到来,同时准备好了如雷的掌声。

今天,我们想的是One no thing,比如5G。至于One more thing, 我们已经审美疲劳。

人常言,谈爱情是一件奢侈的事情……那么对于苹果而言,谈创新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。

也许错的不是苹果,而是我们果粉,我们不该还对它寄予那么大的期望罢了。

02

在我看来,智能手机有三个阶段:

第一个阶段:用户不知道要什么,你去创造一个,用户用了觉得喜欢,成为粉丝,那是乔布斯干的活;

第二个阶段:用户知道要什么,比如拍照(有时候还需要美颜),你去迎合,超出预期,那种华米OV干的活;

第三个阶段:用户的兴趣已经退潮,其实就要一个可以随时玩的玩具而已,无论是苹果还是华为,都无所谓了,这时谈创新已经价值不大了。

看看库克是如何理解创新的吧:

「在被问及苹果是如何保持创新力,应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,库克表示,苹果最大的优势其实是整合。这种基于软件、硬件与服务的创新,是其他厂商所不具备的。」

这使我想起一个段子,曾经有人在面试的时候被问到:你最大的优势是什么?此人答到:我最大的优势是把别人的优势都利用起来。听起来还蛮有道理,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对于另一个问题:其实对于苹果近两年的产品策略,有一个争议的点在于「没有改变的外观是否能让消费者强烈感知这是一款全新的手机」。库克的回答是:「创新并不一定是改变,而是做得更好」。

当问到为什么不是5G手机时,「在库克看来,苹果的目标从来不是抢第一,抢首发。苹果的目标是做到最好,也就是等待相关技术进入成熟期。」

可能,在智能手机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的情况下,如果等到5G技术进入成熟期在推出5G手机,在美国由于某些原因不说,在亚洲和欧洲,对于苹果手机来说,估计黄花菜都凉了。

03

乔布斯离开后,库克作为苹果的接班人出现时,就注定了,这家公司已经在逐步丧失创新的灵魂。而这一切,在今年6月28日,苹果首席设计官乔纳森·艾维宣布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离开苹果,创办自己的新公司LoveFrom时,更是显露无疑。

库克能够成功的登上苹果公司CEO的宝座,主要靠的是他在供应链管理方面的能力。在当时看来,库克确实能够使苹果变得强大。因为在iPhone供不应求,甚至需要深夜排队才能抢到的情况下,出货量需要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做支撑。而这正是库克所擅长的。

此后,在库克的带领下,一路高歌猛进,奠定了智能手机的领导者地位。

牛顿第一力学定律也叫惯性定律,惯性这个存在不仅仅适用于物理世界,也同样的适用于商业的世界。惯性思维的存在,使得库克成为了一个「守业者」,而不是一个开创者。

通常我们所说的创新,其实是一个先否定,放弃而寻找新的存在的过程,是一个先破而后立的过程。这个过程和「守」是背道而驰的。

因此,我们看到的是,在苹果一天天壮大的同时,它也像我们曾经看到的很多辉煌过的公司一样,逐步的进入平庸。

从这一点来看,像库克这样一个以供应链管理见长的leader,最擅长的就是资源整合,让他来谈创新,确实奢侈了一点。

只能说,后乔布斯时代,在乔布斯的门徒们不能有充分的发挥空间的条件下,我们对苹果的期望不是太高了,而是确实不应该再有了。

仍然,苹果依然是一家科技公司,但早已不是一件贴着「创新」标签的公司了。那个标签,随风而逝了。

如此说来,当库克谈创新的时候,你认为他在谈什么呢?

我是不知道的。

▴注释:

封面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私信联系后台

责任编辑:

相关推荐